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剑掌乾坤 > 第六百五十九章 神秘水道

第六百五十九章 神秘水道(1 / 1)

梁诚暗暗躲在深邃的湖水中注视着褚志义的一举一动,现在见他已经醒了,自然是全神贯注看着他,想知道自己对他的记忆篡改的效果如何。

远远看去,褚志义看上去好像是头疼欲裂的模样,坐起身来以手抚额,浑然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就像是才睡醒的样子。

隔了好一会,他才慢慢放下手,眼神迷茫地打量着四周状况,似乎在竭力回忆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等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脸上的表情就显得十分精彩了,只见他惊慌失措地立即从地上纵身而起,一跳老高,随即又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抓痕,就好像是和什么东西搏杀了一番。

褚志义呆立了片刻,忽然用恐惧的眼神注视着深邃的湖水,打了个寒战之后立即祭出摄空叶,头也不回地朝着西边飞走了,看背影都能感受到他的恐惧。

梁诚看褚志义驾驭摄空叶的去向,觉得他好像是准备径直逃回神农谷去,简直是亡命而逃,什么都顾不得了,就连那些带出来捕捞深潭水母的,这些新近成为外门弟子的师弟们也不顾了。

梁诚见状哑然失笑,心想看来先前篡改记忆时还是把他的记忆整的过于恐怖了一些,自己先前费心费力,虚构了一个在桃花寒潭中遭遇了一头超级大水母的景象,将之植入到褚志义的记忆之中了。

为了弄得场景能够逼真,梁诚竭尽自己的想象力,将那头水母状的妖兽设想得极为狰狞恐怖,然后把这个形象深深植入褚志义的记忆中了。

至于在那个记忆的过程里,梁诚将前因后果都弄得模糊了,让褚志义只记得己方的三人猝不及防就和这头大水母在湖面遭遇了。

孙路和潘若诚两人当场被拖入湖底殒命,褚志义自己则拼尽全力抵抗那大水母,搞得浑身是伤,搏斗过程中清风宝剑也遗失了,这才勉强逃到了水边昏迷过去。

且喜那大水母没有上岸追杀,否则今天他褚志义就葬身在这桃花寒潭了。

就因为这段恐怖的回忆,褚志义这才如惊弓之鸟那样逃走了,就连众外门弟子的生死也顾不得了。

看到了这个状况,梁诚满意地点点头,知道那段记忆设计的不错,已经将褚志义骗过了,那么计划已经算是成功了,不过现在还不能放松,因为自己也到应该离开的时候了。

褚志义这一路逃回去,就连外门弟子也没顾得上,等他到了神农谷,此事肯定不能就此作罢,神农谷肯定会派人前来查看的。

再说此事是关乎到这许多外门弟子性命的大事,只怕神农谷主洪熙真人也会亲自带着众长老前来,说不准还会请求其他门派帮忙。

别的不说,此处是两仪宫的属地,出了事情两仪宫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出手帮忙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到时候梁诚还在此处逗留,那就多有不便了。

梁诚已经想好了,自己与其往外逃遁,不如潜入水中,一则躲避神农谷来的高手,二则也正好探查一下这个桃花寒潭的底部到底有什么蹊跷,据梁诚判断,湖底大有可能存在一条神秘水道通向外间,自己正好可以利用它来逃走。

于是梁诚犹如一条游鱼一般来到了桃花寒潭东南角水最深处,果然发现湖中有个大漩涡,旋转着犹如一个巨型的漏斗。

这个情形实际上一点也不诡异,这说明湖底肯定有个大型水道通向什么地方,这种类型的漩涡其实也不为大害,除了能威胁到凡人和练气期弟子的性命,修为稍高一些的修士都不怕这种自然现象,想要逃出漩涡并不难。

只是先前的那个孙路就惨了,那家伙的资质不行,虽然在神农谷也混了几年,可修为毕竟只是个练气期弟子,被卷到这样巨大的漩涡中,肯定无力挣扎,现在恐怕已经被吸入那个神秘的水道之中,最后会被水流送到哪里就不知道了,按照他的实力判断,应该是没有活路了。

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既然他甘当褚志义的爪牙,前来诱骗梁诚,那么遭此报应就是理所当然了,根本不值得同情。

梁诚顺着水势往下潜去,半点不费力气,很轻松地就来到了湖底,果然看见一个犹如巨怪大口一般的黑洞存在于湖底山形的侧面,那里的水流流速很快,正源源不断地被这个黑窟窿吸进去。

看到这个情形,梁诚也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映入眼帘的景象实在是太壮观了,这个大窟窿每天不知道要吸进多少湖水去,而桃花寒潭的湖水并不干涸,这说明桃花寒潭应该是什么水系的一部分,每天水流有进有出,这才维持着全年既不怎么涨也不会枯竭。

既然这样,这说明大窟窿必定连接到外面的什么水系之中,那么此处对梁诚来说就是最好的去处了,往这个地方快速离开桃花寒潭,先跑到外面去,再变化身形成为另外的模样,那么任谁也不可能将他和潘若诚联系在一起了。

只是潘若诚这个身份,以后应该是不能再使用了,就当他今天已经死了,这时梁诚忽然想到了潘毓莹,不禁叹了一口气,知道潘若诚不知所踪的消息要是传到了两仪宫,对她的打击是很大的。

不过这也没办法,因为梁诚也不能顶着潘若诚的名分一直活下去,在这个世界,他还有自己的路要走。

说起来潘若诚现在这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状况也算是不太糟糕,至少还给潘毓莹留了一个念想,不至于一点希望也没有。梁诚一边想着这些杂事,一边朝那个大黑窟窿中游了进去。

这也不是梁诚大意,因为这个大窟窿通道里面水流实在是太急了,不可能有什么妖兽躲在那里面生存,即使水生妖兽,躲在这水流湍急的地段也不好受,那就相当于人类把家安在风口上,那是有多想不开才会干这种事情。

也多亏梁诚御水有数,这才能在这个水流汹涌无比的水道中保持着平衡,并且驱动着水流护身,最后得以匀速前进,将四周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这个巨大的隧道因为湍急的水流常年冲刷,内壁变得犹如琉璃一般光滑,并且没有任何其他岔路,就是一条巨大的主通道,蜿蜒曲折,一直朝前延伸。

既然没有什么古怪,梁诚便加速往前推进,想要快速离开这个桃花寒潭,因为这个地方并不安全,若是接下来有元婴修士来到了此处查看状况,按照褚志义所说的线索,很容易推测到这个湖中有什么大型水怪。

若是他们兴起了为民除害的想法,那就很容易追踪到这条水道之中来,这个水道虽然看似危险,却不能对元婴修士造成什么阻碍,所以梁诚才想在他们赶到之前,离开这个地方。

好在梁诚还有一些时间,应该足够他安全地离开这个地方,元婴修士的速度虽然快,那也要等到褚志义回到门派后才能得知消息。

等洪熙真人动身赶到桃花寒潭,虽然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到达此地,可他第一步要做的事情肯定是寻找并保护那些正在捕捞寒潭水母的外门弟子。

这样一耽搁,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梁诚应该早就离开这个地方了。

梁诚展开速度在通道中风驰电掣般的游动,大约游了一个多时辰,终于看到前方传来一点光亮。

看到前方的亮光,梁诚知道出口已经不远了,于是更加快速地游了过去,几息之后,终于“哗啦”一声冲出了这条水道,接着梁诚就感到自己游到了一条宽阔的江中。

大江所在的这个位置地形颇为复杂,似乎有好几条支流在此汇集到了一处,形成了一条宽阔的大江,大江的两面都是山峰,河边都是茂密的树林,完全没有一点人烟,看上去处于荒郊野外。

可是梁诚已经大致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了,所处的这个地方按位置推算,不可能距离光州太远,又是从两仪宫所属的桃花寒潭过来的,那么答案已经呼之欲出,这条江水一定是游龙江无疑,因为光州这一片区域,并没有其他江河有这样的规模。

这真是合了梁诚的意,本来此番出走,他就打算到光州去,寻找一下那些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魔修,看看能不能对自己有所帮助,如今算是得其所哉,正好一路沿江下光州。

于是梁诚看了看方向,判断此处属于游龙江的上游,光州所处的地段应该还要往下游方向走。

鉴于此处属于荒山野岭,看上去并无人烟,自己要是上岸行走,那目标就太明显了,梁诚担心神农谷或者两仪宫的元婴修士万一追踪到此,看到孤身行走的自己会起疑心,于是决定走水路,就化身为睚眦,顺着江底往前游就是。

这样不容易被大能发觉行踪,比较隐蔽,就算万一被发现了,也没人会把他和潘若诚联系起来,甚至也不会怀疑他是在桃花寒潭作怪的水妖。

因为在褚志义的记忆里,作怪的是一头大水母,并不是梁诚现在所化的睚眦。

http://www.sizhicn.com/txt/109123/36454362.html

www.sizhicn.com。m.sizhi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