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毁灭道途 > 第51章 混战

第51章 混战(1 / 1)

欧阳和丰心想道,这个声音,越来越像骗子了。“为表诚意,我会给你看一些记忆片段,有关我,也许,还有关你的朋友……如果你看完,觉的还算有用,那我们再接下来谈……”声音仿佛完全听不出欧阳和丰的揶揄,或者说,它根本是智珠在握。欧阳和丰眼前斗然旋转,有了光,有了颜色,有了画面,一个接一个的人,应该就是那些所谓的转生者,从这些画面中,欧阳和丰终于了解到了这个宝物,轮回坤的作用……

然后,欧阳和丰看到了当初镇上,看到了那个叫郝镜子的美丽女人,为了修魂选择了转生,看着当初镇上从一个呀呀学语的婴儿,变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再到丰姿绰约的美人儿……看到她的修为,从淬体练气,到筑基汇元……他终于知道了当初镇上的来历,也终于知道了她来眉山究竟是为了什么……同时,欧阳和丰也马上意识到自己究竟犯下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耽误当初镇上的功夫说,如果一旦日辉圣教有所察觉?

欧阳和丰心神如坠冰窖……大错已成……“让我出去……让我出去……”欧阳和丰目眦欲裂。“如你所愿。”声音依旧平淡,“顺便提醒,你我此间对答,在外不过一瞬耳,好自为之。”欧阳和丰神魂回归本体,眼角视线处,当初镇上正急速秘空而来,伴随的,是她急迫的声音:小贼,快走,快走,出福地别回头……快啊……”

瞬间,欧阳和丰心中最软弱的某处被拨动,这疯婆娘丝毫也没怪责自己妄动轮回坤,也没提及任何有关之事,这让已铸下大错的欧阳和丰情何以堪……“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次连累你了……”两人根本来不及细说,一道金属般铿锵的声音已响彻这片天地,

“在日辉之地,无我无忌教主允许,谁能走的了?”无忌教主赶到了……山门内殿和眉山西,这点距离对金丹魂行者来说,就是一抬脚的事;强大的神意笼罩过来,蛮横的不讲道理,这是上位魂行者的威势,舍我其谁。

和金丹差着三个境界的欧阳和丰硬抗无忌教主的威压非常吃力,他在同境弟子中高人的一筹的神魂魂力,在正经金丹魂行者面前就是个笑话,好在还有当初镇上……“走,速走,小贼,别婆婆妈妈的让老娘看不起你,别留在这里给老娘添乱。”当初镇上奉此生死关头,情情爱爱的念头早已抛之脑后,满嘴的小贼,老娘立刻让她的语言表达能力恢复了正常。她虽是假丹,但和真正的金丹相比,存在质的区别;之所以能短暂抵挡,一在前世金丹修为的经验,二在前世为此次转生所准备的大量金丹极品法图……她所做,所说,都未经思考,纯凭本能……轮回坤渡功已不可能,便是自己能否在金丹魂行者攻击下逃得生天,也是凶多吉少……但这并不防碍她把机会留给那个小贼……没有感天动地的情话,没有催人泪下的衷语,便这么做了,便这么认了……“想走?你得到我的同意了么?”无忌教主冷硬的声音中,一只魂力幻化的大手向正外秘的欧阳和丰抓去。“需要么?”当初镇上早有准备,一息之内连发三魂修符,这是她手中威力最大的法符,

这些,都是当初镇上压箱底的法符,一次性用出来,一为给欧阳和丰争取最多的脱离时间,二来,魂行者绝争一线,真正开打,俱是全力以赴,往死里下手,哪有留着底牌看情况一件件往外掏的道理?郝镜子,大胆!”忌教主不得不收回抓向欧阳和丰的魂力大手,转而全力应对当初镇上的法图攻击……他是有些失策的,没有一开始便全力出手,是他并不认为一个假丹,最多再加个筑基,能对他有什么威胁?他更没想到,一个曾经的金丹巅峰,竟然会坠入红尘恋情,为一个筑基的螻蚁而毫不顾惜自己的底牌。错误的判断让他付出了代价,当初镇上的三枚法符,威力还在他想像之上。无忌教主脸色发青,他身上最后一件保命手段,剑偶傀儡命符,用掉了。但这还不是全部……

欧阳和丰在听到当初镇上的喊声后,毫不犹豫的转身远秘,此时此刻,最脑残的举动便是去解释,去表决心,去儿女情长,所以,一句话不说,他转身就走,精从关元起,,过下极俞而冲膻中,走崇骨气旋,直入百会泥丸……一剑飚出……

这是欧阳和丰实战下第一次的全力出手,开助功金光魔剑,过崇骨气旋,剑心重义……百丈,这是他飞剑发挥最大威力的位置……因为要让……飞剑飞一会儿……

无忌教主在发现飞剑来袭后,只来的及让过心脏紧要位置……当初镇上的攻击消耗了他绝大部分的精力,而且,这个人的飞剑比他想像的要来的快的多……“鼠辈,安敢伤我!”“小贼,好飞剑!”无忌教主和当初镇上同时大喊,心情却截然不同。当初镇上一边不停的扔法图,一边想道,这小贼忒的神出鬼没,却怎地去神耀骗得了飞剑?真正不可思议……而无忌教主却彻底冷静了下来,数十年独掌一教的他又怎会被眼前的困境难倒。他首先发出一魂修旨,命日天恒放开天露域门法阵控制,由他远程操控,并即刻赶来支援;没必要叫太多人,宝物的秘密不宜轻泄,更别提现在山上这么多心思各异的客人。叫日天恒来牵制住那个剑魂者,至于郝镜子,虽然他伤势不轻,却依然对擒下她信心十足。飞剑的伤在右肺,要完全驱除剑气肆虐需要时间,所以他现在只能暂时压制,以求尽快解决郝镜子。郝镜子,神耀天派?既然你们都已出手,那么现在该看看我日辉圣教的手段了……”无忌教主凌空而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把嘴一张,却吐出个滴溜溜旋转的珠子来……

“师兄,我怎听得外面像是有人斗法一般?”风耀一脸的跃跃欲试,看热闹是人类的天性,魂行者也不例外,尤其是一直想和日辉弟子过两招的风耀。他们三人很轻松的便找到了横老的南北混货铺子,在用食的同时,顺便听取横老头有关索伊师叔的最新情况,听到师叔索伊可以自由进出福地时,晚风的脸色异常的难看,风氏兄妹也不知如何劝他。“不如我等出去远远的看看?”风夙少见的附和道,却是为了能够稍微舒缓下晚风的心情。晚风可有可无的点点头,也不好违了兄妹两个的好意。三人走出混货铺,才转过一个街角,便听到无忌教主的大喝声,无忌教主这样的金丹魂行者,哪怕不经意间的大喝,其蕴含的音波之力也让三人有些经受不住,尤其是境界低微才淬体境的风夙。三人稳住心神,不敢再往前行,再定睛观瞧,却俱各大吃一惊,“那不是含鸦先生么?他怎会在这里,还与人生死斗剑?那两人是谁?”风耀一眼认出了欧阳和丰,另外两人却完全陌生。“那黑衣魂行者便是日辉掌教无忌教主,另一个却是不识……”晚风同样的莫名其妙,早已忘了师叔索伊之事。在逆轩城他有心请含鸦魂行者出手解救师叔索伊,却怅然无功;没成想这含鸦先生却直接闯进日辉和无忌教主干起来了,却不知到底为了何故?“有金丹魂行者出手的气息?”悟道福地地域有限,当金丹魂行者准备全力出手时,是瞒不过福地内的有心人的;低阶魂行者还有所顾虑,不敢擅动,可同为金丹的恒裕和浪潮却丝毫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他们两个,是无忌教主为保此次开山会,而特意花费不菲代价请来的。

但无忌教主真正的用意,是为防备可能渡劫成功,重回金丹巅峰的郝镜子……他并不确定,只是判断郝镜子完全恢复功力境界,大概便在这十年内。幸运的是,郝镜子才不过假丹,所以无忌教主宁可独自应对,哪怕吃了亏也只是召唤心腹日天恒,而不愿意招惹这两个金丹。

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真让这两人帮忙,知道了轮回坤的秘密,凭这两人背后宗门的作派,别说有所收获了,恐怕连骨头带肉,都得被人吞进去。但就算如此,凭金丹魂行者的敏锐感知,打斗一起,又如何瞒的过去?从这一点来说,无忌教主今次是请了两个大麻烦。

“是无忌教主小友……”浪潮魂行者确定道。“过去看看?总不成拿了人家的好处,却不出力?”恒裕应道:“两人互视一眼,哈哈大笑,纵起身形,就要往打斗方向秘去,却不想才起到空中,一股深不可测的神意落下,一张好像麻袋似的笼罩下,正是天意阁占魂行者仗之成名的神器——困仙兜。“占小友,你待怎地?这是天意阁要对周遭势力下手么?”浪潮神色不变,却一顶大帽子抛过来。

“呵呵,在线闲来无事,不禁手痒,两位小友既然恰逢其会,不如比试一下,一来打发时间,二来给后辈子弟们涨些见识,传出去,不也是一番佳话么?”里说的客气,那困仙兜却禁制全开,丝毫不见容情;恒裕,浪潮这时哪里还顾的上无忌教主?连忙各起神器迎了上去,说是比试,不过是听的好听,便有死伤,也是稀松平常之事,如何能不小心?天露域门内,三名金丹于半空中大打出手,这等景像真正是难得一见,无论是日辉弟子,还是数百宾客,大部分心神,俱放在这场斗法之上;一边观摩,一边品评,是增涨见识,应对自身的好机会,谁也不想错过。

但也有对这种机会毫不珍稀的,比如,贼小义……被日辉圣教一伙弟子追了半天,七爷真正是无名火起,但他势单力孤,打也打不过,除了跑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但无忌教主眉山一出手,作为孤魂老行者的他马上敏锐的感觉到了某种机会。追捕他的人撤了……如果是新手,必然趁此机会翻阵墙逃之夭夭;但七爷可不会这么没胆色,他反其道而行之,直奔天露域门。也是他运气好,恰逢三位金丹在天上打的不可开交,风卷云起,电闪雷鸣。七爷趁此机会一溜烟摸进山门,这一次,终于轮到他大展拳脚了。

无忌教主吐出来的那颗珠子,叫魂灭魄,是一件极其稀有的神魂类攻击神器,也是无忌教主最厉害的神器。没办法,他已经吃了一次轻敌的亏,可不想来第二次;而且这魂灭魄以神魂操控,对魂力消耗不大,正适合无忌教主现下的状况。要知道,他现在近三成的魂力,正用于压制右胸处上下乱窜的金行剑气呢。无忌教主一旦认真,欧阳和丰和当初镇上立刻左右支拙,金丹魂行者的实力可不是一个假丹再加个剑魂者能对抗的,哪怕这还是个受伤不轻的金丹。缠住他!“欧阳和丰喊道。当初镇上在近处凭法图神器硬抗无忌教主,欧阳和丰在稍远处发飞剑扰敌,这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策略,有效,但并不能改变双方实力上的巨大差异。如果不是受了伤,如果不是还想着留个活口寻问轮回坤的下落,欧阳和丰两人未必能支撑这么久。不多时,终于掌控住了局面的无忌教主面露笑容,“郝镜子,你真让我失望,曾经金丹巅峰的你沦落如此地步,未尝不是你那小情人之功呢,几百岁的人了,还搞这些情情爱爱,嘿,你心境已失,再不配为我的对手。交出轮回坤,我还可以给你一个投胎的机会。”

无忌教主的话恶毒无比,一下击中当初镇上最尴尬最无法说出口的事实:几百岁的人了。她本来和无忌教主的攻防间,还能勉强支应,这一心神失守,无忌教主立刻抓住机会,突出杀手,若不是欧阳和丰反应快,怕当时就要送命当场,饶是如此,以身挡灾的欧阳和丰也挨了一下狠的,肋骨断了几根不说,便半边身子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当初镇上悲呼一声,“小贼……”却被欧阳和丰凶狠的瞪回,“咄,谁人不是转世而来,谈什么百岁千岁?夫妻的事,来世再说;现下,却饶不得仇人!”当初镇上闻听此言,泪水如泉涌下,是啊,小贼是个不屈,凶狠的人,管什么前生,顾什么来世,干死当前的仇人,才是正事。心即已定,当初镇上水准回归,暂时维持住局面;但她曾为金丹,知道金丹的可怕,这种维持势不可久。于是,心中默念,沟通轮回坤:

“前辈,小女子镜子,肯请前辈现在渡劫……”“不可,你现下状况,不适合渡劫,若强行渡之,必有崩灭之难。”声音平淡的道。“前辈,小女子此时此景,已无路可选,不渡劫是个死,渡劫,反倒有一丝搏命之机……”“你若执意如此,不能践你我之约,几世轮迴的苦处是免不了的,你可明白?”“请前辈成全……”“罢了……罢了……”

日天恒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着一个跟班——索伊。人心便是这么的难测,在宝物轮回坤的诱惑下,那些同门师兄弟们被当成潜在的宝物竞争者,反倒是地位低下的武宗旧人索伊,还显的没那么有威胁。没办法,宝物就一个,给谁用不给谁用?掌门师兄肯定排在首位,这再往下嘛,可就需要十分斟酌了;他日天恒虽和掌门走的近,可魔法修为并不比那些师弟们更强,所以嘛,能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个。

两人的速度都不慢,很快的便来到不足无忌教主数百丈的距离。刚要放出神器牵制那个剑魂者,却不料,旁边眉山一处房屋下,三个法图突然打来,威力虽不足,却无法无视……

有日辉魂行者过来了。“风耀压低声音到。他们三个躲在眉山一处民居后,偷看含鸦先生和那个陌生的女人联手对付日辉掌教无忌教主,已有半注香的功夫。其间风耀几次要冲出去帮手,都被晚风和风夙死命拉住。开什么玩笑,练气境魂行者去找金丹的麻烦,这不是勇敢,这纯粹是找死,还是特别没有意义的那种。”这一次,我们将为武宗而战。“晚风异常严肃的道,相比起金丹魂行者,这次来的日辉魂行者怎么也要好对付一些吧?晚风不能确定,他也懒得确定,频繁的比对境界高低,只能让人越来越失去出手的勇气。帮不上含鸦魂行者,至少可以帮他拖延一下援兵。含鸦作为一个外人,都能和无忌教主舍生死斗;他们本是武宗弟子,怎么能做不到?”我和风耀出手,夙妹速走……“晚风取出自己威力最大的法图,开始凝神调息。”妹妹,快走,休得任性。“风耀推了妹妹一把,即使他一贯神经大条,也知道这次出手后恐怕会凶多吉少,但他并不后悔。

日天恒受到的攻击,便来自这三人,前面两道威力较大的法符来自晚风和风耀,后面那道歪歪斜斜的水箭则来自风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