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嫡女惊华:国师大人求抱抱 > 第七十一章 是男是女

第七十一章 是男是女(1 / 1)

叶卿歌浑身筋骨似乎在这一瞬间被完全抽去,她无力的跪在地上。

“爹!”她无力的哭着,却也知晓,已经无法扭转。

而房外之人在听到这一字后也都纷纷下跪。

梓夕眼漏焦灼的看着那紧闭的房门,她知道,这府中,小姐最在意的,就是老爷,她知道,她小姐以前虽然骄横跋扈,但是却从未做过不孝之事,她知道,她真的爱她的父亲,她怕,她受不了。

“吱呀”房门的轻启伴随着叶卿歌跨出的脚步。

她双眼依旧通红面色苍白如纸,但是脊背却挺的笔直,她的脸上没有泪水,没有哭声。

“老爷去了吩咐下去,安排后事,此时先不去靖王府告知,老夫人处也慢些说与她听,多找几个婆子好生宽慰,梓夕白芍,你二人随我去慧姨娘那守着。”叶卿歌的声音有些嘶哑,但是却极为冷静,丝毫看不处任何的悲伤之意。

就连跪在地上的仆人都觉的这大小姐太过无情自己的父亲亡故竟也不哭喊,而是如此安然的处理事情。

梓夕与白芍一路追随,二人皆知叶卿歌心中所想,也不问,只是跟随。

还未走到慧姨娘的院子就已经听到那凄厉的哭喊声。

叶卿歌微微皱眉,她并未见过人生产,对此事更是知之甚少,此事也最多就是能守到她这里不让歹人为非作歹罢了。

她疾步走过内院,直到都走到内室门口的时候才被丫鬟拦住。

“小姐,这地方血腥,小姐还是姑娘,还是莫要去看了,免得吓到您。”丫鬟好意说着。

叶卿歌也就点点头,站在门外看着内室不免心中有几分的急切。

凄厉的惨叫声却在次的从房间里传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丫鬟不断的端出的一盆又一碰的血水。

叶卿歌略微皱眉拉住了一个刚刚走出来的满手血迹的婆子。

“里面如何情况?产成可还顺利?”叶卿歌焦急的问着。

婆子却一脸难色。

“孩子太大,姨娘骨盆又太窄,产程也就长了些,此刻这慧姨娘又快要没什么力气了,只能看天命了。”婆子小心翼翼的说着,叶卿歌却脸色有些更苍白。

“可有大夫在内?”叶卿歌焦急的问。

婆子不解的看着叶卿歌:“妇人生产男人怎可入内,小姐这真是傻话。”

婆子说着就又重新打水进去。

叶卿歌咬了咬唇,她差点忘了,这是古代了。

“请个大夫过来,来接生!”叶卿歌直接安排了白芍,白芍虽不解但是却也是飞身直接上了房顶。

周围人似想说什么,却又不敢。

白芍的动作是极快的,但是也多少用了些时间,这时间了叶卿歌已经明显的能感觉到慧姨娘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以至于婆子都已经出来拿针去刺慧姨娘的指尖提神。

终于,叶卿歌总算了是看白芍提着一大夫的领口赶来。

“劳烦你了,去接生吧。”叶卿歌虽着急但是还算恭敬。

那大夫却一脸为难。

“男女授受不亲啊,自古哪有男子给女子接生的啊!”大夫为难的话刚落地就见白芍的匕首就已经到了大夫的颈间。

叶卿歌的眼眸冷然:“母子平安你赏赐千两,若你拒绝帮忙那便给他们陪葬。”叶卿歌简单的话语却是让大夫无奈的摇头。

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慌乱的抱着箱子。

叶卿歌也不顾周围之人阻拦直接也进去了,慧姨娘身下早就是一片红色,那小孩的头顶都已经漏了出来,却半天出不来。

而慧姨娘也已经再度昏死,即使是针扎指尖也不在有用。

那大夫还算麻利,快速的拿出银针帮慧姨娘扎到了穴位上,在让熬了人参吊着精神,随即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站在慧姨娘身上用手往下有规律的推。

慧姨娘有了意识便看到一男人跨站在自己身上正推自己的肚子,惊吓只下,竟突然有了气力。

产程在瞬间变的迅速。

待婴孩的啼哭声响起时,叶卿歌的心也算是落地了。

“是男是女?”叶卿歌一听到啼哭声还未等到剪完脐带就先去看性别。